CANTACT 联系我们

佛教发展史看的惊心动魄

佛教发展史看的惊心动魄。大乘和小乘之争,慧能和神秀之争……之所以佛教会有这么多的派系演变,理论的道路分道扬镳,其实关键在于“人”的多样性。比如渐悟派和顿悟派,迥异不同的两种修行方式,但其实就是人的“慧根”不同,愚笨的人觉得自己适合循规蹈矩的渐进派,聪明的人觉得自己属于顿悟派那种高于普通人的类型。
佛教与婆罗门教,甚至伊斯兰教,基督教……宗教之间就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因为斗争才呈现出了理论的精彩纷呈。
《穿越黑客帝国2——或许世界的真相是这样》上次,我在第50讲的留言《穿越黑客帝国》中做了个推测,我猜测“一即一切”的本质,就是我们所说的意识对二进制的感知,当我这些天循着这个思路继续推理下去,我觉得,似乎计算机的运行原理中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世界的构成机理。计算机的主要构成部分有四个部分:主板,CPU,内存及硬盘。首先,我们在试着还原下如何在电脑中呈现一张图片,在电脑中,这张图片是以二进制的编码方式存放在硬盘中的,如果我们没有经过任何软硬件的解码,就会在硬盘中读取到一连串无规则的0和1组成的字符串,当我们打开电脑图片的那一刻,这些字符串开始通过主板被内存获取,暂时存放了起来,并一段一段的发送给CPU进行解码处理,CPU经过了解码翻译,将这些二进制字符串转换成了一系列的指令集合,并通过主板传递给了显示器的现象系统,显示器的显像系统收到这些指令,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操作,这样一来,我们就在屏幕上显示了一张完整的图像了。这个过程,硬盘负责长期存储信息,内存负责短暂暂存信息,CPU负责编译信息并转化为指令,主板负责传递信息及指令,显示器的显像系统负责执行指令。如果我们把人体想象成一台电脑,我们一样模拟下眼睛如何看到一张图像,外界某处的光数据信息通过空间传递给了我们,我们在接收到信息时候,先存在了大脑中,并经过大脑某处机制的编译,转换成了一系列指令,传递给了眼睛的显像系统,形成了我们眼睛中的成像,这就有了我们所看见的空间图像。以此类推,除了图像,声音、触觉、味觉、嗅觉等基本的工作原理都是相似的,于是五蕴的感知就有了工作机制了。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进一步推理外界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呢?如今网络的世界中除了终端电脑外,还有服务器,假设我们要搭建一个大型网络游戏,那么这个游戏所架构的世界,一定会存储在服务器中,这样每个终端就可以联网到服务器中去读取这个游戏世界的信息。假如我们把终端电脑比喻为人体,我们对外界的了解,是可以通过某种类似互联网的渠道,连接了到某台高级服务器中,并下载了世界的架构信息,缓存在了人脑中,经过人脑的CPU翻译解码为了我们所理解的世界模样,于是我们就有了进入世界的错觉。这些服务器中,有一种最特殊的服务器,就是根服务器,根服务器有个很特殊的名称,被称之为“真理”,它负责全球互联网IP地址的存储和管理。那么对应在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中,应该也有一个类似根服务器的东西,他负责为世界的每一个终端分配唯一的标识——“我”,这种分配决定了谁可以读取某个个体上的信息,以此获得对这个个体所接触的信息的各种感知,或许用佛学的术语来说,就是接收五蕴的信息。这样看来,这个“我”,其实他并不负责存储信息,他只是被动被授权可以读取某个个体的信息,致使“我”以为有了一段经历及感受。因此,接下来激动的时刻到了,根服务器里有大量的IP地址,是一个IP地址的总库,那么是否意味,如果自我意识进入了根服务器系统,并摆脱了独立IP的束缚,那么我们就可以同时间感受所有IP所授权读取的信息,我们可能会发现IP并不单授权给生命体,甚至这个世界一些我们以为没有生命的结构体也有IP,这也就有了一种天地万物融为一体的感觉。也就在此刻,你可能还会有两个感受,一个是没有一个具体形态的我,因为你同时间有了所有个体的感受,你已经分不清哪个是自己了,第二是这个正在感受的“我”,其实也不是真我,因为IP地址仅仅只是授权了我对某个体的感受,那个真实在感受的我,还可能在这一切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