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佛陀是个王子,荣华富贵见得多了,于他索然无

佛陀是个王子,荣华富贵见得多了,于他索然无味,一心只想追求真理。但俗务缠身,就没时间关注自己的内心。所以,抛家舍业对他来说是必须的。家庭条件好,也就不担心妻子儿女的生活。在这一点上,王阳明截然不同,他因为亲情的不舍,而找到了心学的起点。
对许多人来说,佛陀的条件是梦寐以求的。尽管表面上安贫乐道,但巴不得家财万贯。但也不能指责他们,惟有经历过,才真正有资格云淡风轻。
所以,要争取这人群中的大多数做信徒,就不能让他们过苦日子。《维摩诘经》的修行方式,在家即可成佛,就会吸引大批信徒。
这一节讲得觉得“自杀求死”越来越觉得可以理解的事了。只是要想死得有意义,达到往成佛的境界更进一步,就需要在生的这一阶段时时最好准备好死之前的功课了。说到这,想起尼采说“每个人的生都是为了死”。生是一个有希望“顿悟”的过程,佛性是说有这个成佛的潜质,但真挖掘潜质而能“顿悟成佛”的难难难。
心理学看中人与人的关系,我们自身的一切问题(基因,大脑神经回路,内心冲突,早年经历,关键体验…)都从人与人的关系中来,也在人与人关系中无意识地强迫性重复轮回着,所以需要在关系中去体会觉察而改变关系,改变“无明”,让自己活得更通透坦然,少受“习性”所控,增加无意有意的“业报”力量的累积。
顿悟”就是看透一切,包括关系和你我之间这些“神设定好的游戏规则与原理”,避免业力的继续作用,抛家舍业孤独隐居是为了断除关系发生的可能。但做到视死如归的无我境界,要把一切欲望习性都放下都不被意识与无意识控制,就是反人性的。只明白道理,但脱离本能、意识、无意识等控制还是很难的。相信达摩祖师智慧是够了,但还需面壁多年“禅定潜修”。所以谢灵运的“智慧的小聪明”成佛难,因为也许在千钧一发死的刹那,怎么也不能刻意隐忍,还会无意识地暴露人的本性了。就像被强盗突袭的本能反应一样无法自控。
“终极目标”如果真的存在,那必然会有“捷径”这个存在。
        “灵魂”是否真的存在,这就犹如“多维时空”和“量子干扰”的思辨性话题一样。
        “社会秩序”究竟是为谁服务呢?我感觉这应当是人类“博弈”的产物。
        大家都在探索或追求“生命”和“智慧”的“终极目的”(当然也有享受当下的目的),在没有统一共识的历史条件下人类经历了“生死存亡”和“悲观集合”的体验,认识到任何努力的产物都有可能在动荡中飞灰湮灭,达不到期望(信息和能量的延续和提升),进而滋生出不同的“觉悟”和“想法”,也进而有了信息积累和传播以及能量积累和传递的各种形态的形态。
        “善”即是“共享共存”,“恶”即是“互斗互损”,地球范围内,我们依旧在争取那个“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