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一个文明流传下去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和神话传说

巴斯德用狂犬疫苗治好的小男孩后来成了他研究所的门卫,几十年后在纳粹德国占领巴黎的时候门卫在研究所内用煤气自杀了,人们脑补出一个忠诚的门卫用生命守护研究所的感人情节,而当事人的孙女在几十年后说出真实的原因:门卫为了躲避战乱抛弃家人独自到了研究所,他以为家人在战乱中丧生才在悲痛中自杀。
在文字记载成本高昂的上古时代,即使有记忆术之类的辅助方法,一个文明流传下去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和神话传说结合在了一起,越是夸张、有趣越是容易流传,《吉尔伽美什》《荷马史诗》《旧约》等莫不如此。
味江陵园从古希腊到春秋,历史学渐渐发展起来,历史学家有意识地把真实的历史与神话剥离开来,可惜客观记载事实太违反我们的本能,由人叙述出来的历史总会夹杂着故事。真实性是其次的,透过故事理解当时的整个社会才是最重要的,而透过《左传》中记载的历史,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那个时代。
以前看书呢也就看了,但是很少能和现实的问题很好的结合,这个物业小区的问题就很有意思了,这应该是读书的价值和乐趣吧,自己试着思考一下,小区物业相当于中央专制,是一个有行动力和团结的组织,为了维护他们小集团的专制利益,他们是不惜代价的,而广大业主虽然有利益共同的地方,但基本是处于一团散沙,每个人被侵占的利益也不是很大,很多人犯不上去争取,毕竟付出和收益不对等,儒家要求普通人要克己复礼,维护层级纲常,并不叫普通百姓去争取利益,维护个体的权益。看了几天熊,已经看出乐趣了,这是比看书,更好的互动,收获更大,直接把重点,逻辑说的很明确,还能让人思考,这样真的太好了!关于左传的可信度,我之前可没有怀疑过,被一讲,读起来更有意思了!
看完今天的专栏,又想重温隐公元年了。
熟知熊大的都了解其行文风格,看到刺客的破绽那里会心一笑,这是典型的好熊式质问,但紧接着笔锋一转,又跑出失忆者也有牢不可破的价值观,不禁感慨还是熊大套路深^_^
这次的专栏个人觉得也是一个挑战,熊大以前行文喜发散联想,从一个隐公元年联系出整个中国思想史脉络,现在要在一周里讲清楚一本经典,有点戴着镣铐起舞的意思,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ง •̀_•́)ง
太短了,施展不开呀,不符合好熊的写书风格呢。以前看这段的时候总觉得晋灵公是个很可怜的孩子,到死也就十几岁,罪名还没几个能经得起推敲的,身边的人还全是赵盾心腹,感觉就是被架空君王的垂死反击。晋国国君全程被赵盾控制,三家分晋这里已经初现端倪了。
熊老师今天的文章让我莫名地想到了一句歌词“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以古史为角色代言的小说笔法和人们通过故事认知世界的模式,我想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更在乎的其实无关史实真假,而是观者的情感诉求。欧阳修的怀疑主义思想,也大约源自与此。就像我们更多时候看到的故事只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罢了。从熊老师的书到得到的专栏,您果真从不让人失望。明天见!也期待您的新书。
味江陵园昨天晚上读《孟子趣说》看到熊叔发出同样的疑问,但当时只有疑问,今天给出的答案就是既可信又不可信,可信和不可信是从两个层面上讲的,具体的事件的话可信度不高,但是作者通过让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的方法折射出来的自己对时代基本的理解可信度很高。
几天没上得到,熊大师来得到开课了,这真是一个惊喜。拜罗胖大力推荐所赐,熊大师在罗辑思维发的书我几乎都买了,也几乎都看过了,像《春秋大义》、《周易江湖》、《思辩的禅趣》、《逍遥游》、《隐公元年》、《正义从哪里来》,读过之后真是眼界大开,如饮甘霖。最令我佩服的是熊大师对历史的“通感”,古今中外烩于一锅,障碍打通,进出自如。信手拈来,举重若轻,史料严谨,结论却常常出新,真正的大家风范。虽然自己才疏学浅,不能完全领略书中精彩,但这也完全不影响我对熊大师如滔滔江水般的敬仰。“隐居的治史高手”,罗胖所言不虚。